销 售 部:021-59649288 59649272

票务咨询:021-59649406

酒店咨询:021-59649470

传 真:021-59649490

地址:上海市崇明林风公路2201号

崇明人文
闻名遐迩的崇明土布
浏览次数:5591  发布时间:2012/9/6 8:34:00 

 

 
闻名遐迩的崇明土布
文/唐圣勤 图/李洁
 
崇明土布,即崇明人手强的棉布。所谓土布相对机织的洋布而言。其实,在外国洋布涌入中国之前,这种棉布很早就是崇明老百姓制衣做帽的基本材料,而且还是热销的外贸产品。所以,崇明岛上土生土长的人一般不称之谓“土布”,而习惯地称为“老布”。用“老”字作前缀,大概“老布”与“崇明老白酒”、“崇明老毛蟹”一样,在老百姓的眼中都是历史悠久、名声斐然的传统特产。如今,“崇明老白酒”、“崇明老毛蟹”在上海市场销路极好,并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但“崇明老布”却已悄然隐退。其实,以前“崇明老布”的名气比起“崇明老白酒”、“崇明老毛蟹”,有过之而无不及。假如现在谁想用崇明老布来制作时装,那是个极好的创意,不过要剪到一段坚实美观的老布,得去乡间农家认真寻觅,有人会在衣箱底下翻出昔日陪嫁的珍藏布段。上海历史博物馆在本世纪初曾收藏了一批崇明土布。崇明博物馆的民众陈列室里也有现成的展品。
水有源树有根,土布的原料是棉花,事情自然要追溯到明代以前:当时长江口区的海岸线不断东移,崇明的滩涂也随之快速东涨。日长夜大的崇明岛因为从小吮吸过东海的乳汁,地脉里残存着海水潴留下来的大量盐碱。因此,东部地区和新垦生田大多为咸碱地,不宜种稻麦,只能种些时价低廉的番薯、芋艿。岛上农民不甘心,开始在生田上试种棉花,经历了多少年的探索实践,终于获得了成功。令人称奇的是,咸碱地上种植的棉花,纤维特长、弹性极强、洁白如雪,衣份比熟地上棉花还要高。早在明代(1368—1644),植棉技术日益成熟,棉花种子几经改良,崇明成为长江三角洲的重要产棉区,棉花质量居国内之冠,为当时作为“衣被天下”的棉纺织业中心上海,提供了大批的优质棉花源,明代中叶,棉花成为崇明岛的主要经济作物,棉田占据了全岛耕地的一半之多。直到清代,随着上海棉纺织业的发展,崇明的棉花生产也水涨船高,种植面积又扩展。清道光时有一段史实记录:南京织布业者“所用棉纱,必得崇明通州所产者,绪理紧密,绵绵不断”;据记载,清同治年间,还流传过一个由崇明浪搭桥人王某到常州卖棉花而引发的爱情传奇故事。可见清中后期崇明的棉花、棉纱已是热销原材料,不仅要供应上海,而且还要满足外埠的需求。
这证明:崇明土布的生产,并非无本之木,它常常根植于适宜的地理环境之中和厚实的物质基地之上。
崇明棉纺织的历史始于元末明初(1368年前后), 这与崇明棉区的日益扩大有关。而且有系统的纺织技术普及则在明嘉靖年间。1553年文本临桂举人唐一岑来崇明任知县,其妻随同来岛,这个唐夫人有德有才,她将自己娴熟的织布技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崇明的黎民百姓。在抗倭英雄唐一岑牺牲后的墓碑上有字可稽:“崇邑妇女机杼而工布织者皆公夫人之教也。”那时起,家家户户的女子都使用木架竹轮的纺车纺棉纱,添置木制的织布机学织布,纺纱织布便成了民间手工业最重要、最普遍的生产项目。这种传统的手工业技术,一直流传到了清代、民国乃至解放后。
当时崇明的少女都要学习一门必修课,就是“一瓤棉花做到头”,从采棉开始,至纺纱、织布、制衣、要求件件皆能,因为这是当时男子择偶的一个重要条件。大姑娘如果不会纺纱织布,小伙子是不会登门求婚的。因此,“八岁丫头学纺纱,九岁姑娘学织布”,十七八岁就要筹划办嫁妆。新嫁娘刚到夫家,四邻八舍的老少妇女都要拥来看嫁妆,主要的目的就是看布段有多少、布鞋有几双、做工怎么样。这说明织布水平的市政是衡量女子才能强弱的基本标尺。这种风气涉及邻近的房东、海门、南通,甚至还影响到了千里之外的外省。山东作家赵德发的长篇小说《君子梦》里就有这样的叙述,说过去在鲁西南一带,女儿出嫁时若能有几段崇明土布作嫁妆,那是很值得引以为豪的。些许不假,崇明土布“皆出女工手织”,巧手姑娘织出的棉布,不仅是经久耐用的实用品,而且又是绚丽耐看的工艺品。崇明土布规格齐全、花式繁多。纱线色彩以士林、老蓝、黑、白、红为主。布的规格分大布、小布、大布阔一尺八九寸、长八九丈为一匹,花式有柳条、方格、芦菲花、蚂蚁、斜纹、回纹、鱼鳞、雁行等品种;小布阔一尺、长四丈为一匹,花式有萱经布、线布等。因其织工精细、厚实而麿而驰名全国。
崇明土布织艺精湛,流程有序。从棉花的轧、弹、擀、纺,到棉纱的过、染、浆、经,再上机编织,历经十几道工艺才最终完成。外行看热闹,内行识门道,如果把纺纱和织布卸任是两出生动的短剧,那么常人哪里知道在精彩表演的幕后、台下还隐藏着多少可或缺的行当!且看纺纱的前道工序:先用轧花车去掉棉籽,再用弓,将棉絮弹得蓬松均匀,接着把棉絮扯成小块,用擀板搓成细长的棉花条,最后才出现一手持棉条、一手摇纺车、引出长长棉纱的优美动作。这一阶段,实际上就是人棉花到粗纱再到细纱的棉纺过程。
再来看织布的前道工序:把纺好的纱先过渡到缚车上,练成环状的纱页,然后按需要染上不同的着色备用;即将织布前,还要浆纱、晾干后再这纱到竹筒管上,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经布,纱筒套在竹条上,并依照花纹设计要求横向排列,安装在经布架子上,由数人合作,先将几十、近百个纱筒的纱头依次嵌入织扣在篾丝片中间(这就是“丝丝入扣”的由来吧),然后由一人将所有的棉纱提成一大股,用力牵拉纱筒,并不停往左往跑(这就是崇明方言“跑不象经布”的来历)。此时一个个转动的纱筒源源不断地放出棉纱,发出“琅琅琅琅”的美妙声响;另有两人各在左右,接住拉过来的纱股套在木桩上,一圈又一圈,最后再把纱股从木桩上一圈圈脱出来 绕成一大团,以供备用。第三步叫运布,就是将前面准备好的“经纱”上机,要把多层次的棉纱分组穿入不同的“织综”(平布用两页综,花布多至8—10页综),以便错综交织编出花纹,这是梳理经纱、落实布纹设计的必要过程,须要细心和耐心。待到全部经纱卷到布机后面的“花铁环”上,用“逼布翘”绷紧经纱,织布前期的准备工作教务处基本就绪。
接着就能看到女工织布的英姿了:把绕满纬线的“梭陀引”装进织梭,半坐在座机扁担上双手左右飞梭、双脚上下踩踏牵综的踏板,“吱嗒呀嗒”的织布声响乇茅庐、庭院……于是就出现了诗人笔下的经典场景:“澄澄玉宇净无尘,轧轧机声入夜频。相互文章同布帛,太平风俗有经纶。星分织女当窗见,家满龙挂壁驯。”男耕女织的田园风光可见一斑。
古往今来,崇明土布的生产,引起了历代职官、文人的逢场作戏和咏叹。清康熙年间,知县在修订“瀛洲十八景”时增加了“玉宇机声”一景,此景形象地描述了当时农妇夜织的动人场面。乾隆时期樗道人采集《崇纱竹枝词》100首中有众多描绘海岛耕织的诗句:“昼出挥锄夜轧车(脱棉籽),五更弦响尽弹花。作家内勤耕织,七岁姣娃学纺纱。”“脱却止袄换背心,泼风乃是浩然巾。机中织得粗单串(稀之布),要与陪房做战裙(裙裤)。”咸丰时也有竹枝:“秋来吉贝(棉花)远连车,茅屋家家纺织勤。”
崇明历史上传统特产之最和第一个外销产品就是“崇明土布”。20世纪初,全县有手工织布机10万多台,年产量数百多万匹,据记载,民国六年(1917),崇明县小布年产250余万匹,在江苏省名列前茅,年收入高达100多万银元,比清末增加几十倍。崇明土布生产的意义,不仅在于解决农村大众化实用衣料的基本来源和农民购买柴、米、油、盐的经济补贴,而且也有力地推动了当地商业、运输业和民族工业的发展。崇明人最早认定的四大富镇是“金油车桥银堡镇,铜新开河铁浜镇”,油车桥为何排在第一?就因为那里有众多的布庄。每天清晨开始,土布交易市场上人头济济、商贾云集、热闹非凡、旺季时日收土布6000余件。全镇大小业主打造了200吨装载量的大帆船10多条,他们把布庄收购的每40个土布打成一件,记好商标,有“庆春红”、“永大王”、“晋广成”等名牌,然后把风一件件布匹装上大帆船运往东北三省,回船满载大豆和豆油运到上海销售,来回一次,可盈利银子万两。当时全岛共有布庄40多个,各处的土布除了远销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陕西、福建等省,有的还出口到南洋群岛等地,开拓了外销的通道,为地方经济带来了繁荣局面。
1919年,堡镇纱布业世家的实业家杜少如,利用崇明原棉和劳动力资源,与上海营造商姚锡舟集资64万两银元,在堡镇建造大通纱厂,这是本县民族工业中规划最大的私营企业。1932年,杜少如与王清穆又集资开办富安纱厂,年产机纱万余件。机器棉纺工业与农民家庭手工业织布业关系密切,崇明所产的大量机纱,60%以上由本地织布农户认购。机纱用于土布生产,不但提高了织布的质量和速度,也促进了民族棉纺工业的蓬勃发展。直到解放后,崇明土布仍是广大农村的传统特产。在上世纪60—70年代,机织布料凭布票限量供应,而崇明的农民得天独厚,因为自家的土布能够弥补不足。
随着时代发展,崇明土布渐渐隐退,在农村已鲜见传统木制织布机。不过,崇明东部向化镇等地区目前仍有不少农家还在用木布机织老布。如果农家人给城里亲友送上一段土布,绝对是弥足珍贵的礼物。崇明土布质地结实,百分之百是纯棉,冬天保暖、百天吸汗,穿着舒适,按现时的说法,是天然的绿色产品,因而倍受城乡居民的喜爱。

景区简介 | 景区游览 | 天气预报 | 交通指南 | 金子湾农庄 | 崇明特产 | 在线留言 |

版权所有©上海三民文化艺术中心   沪公网安备 31023002000067号

地址:上海崇明县林风公路2201号(东平森林公园和前卫村中间)邮编:202177票务预定:021-59649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