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行知 情系家乡——我与改革开放同步走过四十年

2019-04-17

1976年,我从南京迈臬桥中学调入陶行知先生创办的晓庄师范任教。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高举两面旗帜:对外改革开放,对内弘扬文化。1979年,在两面光辉旗帜指引下,为迎接日本陶研专家斋藤秋男的到来,晓庄师范率先恢复了中国第一个陶行知纪念馆。当时我担任学校的办公室主任,非常荣幸被任命为首任馆长,从此开启了我的传播行知思想之路,与改革开放同步走过四十年。回顾四十年的播陶历程,心系行知,情系家乡,家国情怀,慷慨激昂!

陶行知纪念馆实行开门办馆,确立了“立足晓庄,面向师范,服务社会,走向世界”的办馆方针。坚持“来者不拒,不来者送上门去”,采用滾雪球方式,向更多的人宣传普及行知思想。开馆以来,接待参观数百万人次。

1979年,晓庄师范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陶行知研究小组,上海《文汇报》作了报道。还组建了中国第一个陶行知研究室,编辑了中国第一本《陶行知文集》,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对外发行。1981年,在我们支持下,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行知实验班,就是由晓庄师范毕业的杨瑞清、李亮担任班主任,在南京江浦五里村小学建立的行知实验班。后来发展为行知小学、行知学校,现发展为行知教育集团。还筹建了全国第一个省级陶行知研究会一一江苏省陶行知教育思研究会,我担任秘书长之职十三年。

1983年,晓庄师范举办了第一次大型陶研大会。当年陶行知任教的南京高等师范、东南大学的的学生,南京安徽公学、晓庄师范、湘湖师范、新安旅行团、山海工学团、重庆育才学校、重庆社会大学等300多位陶行知嫡系学生云集晓庄师范,缅怀陶先生的丰功伟绩,提供了第一手的陶研资料,从此启航开创了陶行知研究的先河,第一次为华中师范大学在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陶行知全集》提供了二百多万字的资料。

迄今为止,我在全国各地作了三千多场学陶陶讲座。尤其是1993年退休以后,更有时间集中精力传播行知思想,有邀必到,送上门去。走进大江南北、走遍神州大地,亲临大中小幼学校,走进工厂企业,走进社区,走进监獄,走进老少边穷地区,足迹遍布全国,不遗余力地播撒种子,宣传普及行知思想。东南西北中,男女老中幼,工农兵学商,学陶就见效。

陶行知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世界的陶行知,永远的中国人。我的播陶之路,不仅走遍神州大地,而且走出国门。1995年以来,越过大洋彼岸,六上美国,向华人传播行知思想。2012年以来,得到美国华文《新报》主编王金祥先生的大力支持,迄今为止为生活教育行动讲团的播陶活动刊登了80多期专版报道,在美国新闻舆论界尤其是在华人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微信图片_20190417120713

 

要在全国传播行知思想,我深感个人的传播力量有限,必须组建播陶团队。2005年8月,由一批志同道合的学陶精英,组成了“西部开发行知思想播种队”。随着囯家大开发西部的号角吹响,我们走进西部老少边穷地区传播行知思想。2008年1月,中陶会方明会长把原来的“西部开发行知思想播种队”命名为“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生活教育行动讲师团”,由我担任团长。十几年来,生活教育行动讲师团成为传播行知思想的宣传队,播种机,活跃在教育第一线,深入山区、边区、少数民族地区及需要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地区和单位。马不停蹄办培训班、做讲座,培训教师队伍,培植陶研骨干,促进教育发展,成效显著。陶风吹到那里,陶雨洒到那里,那里便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由我主编的《行知思想照千秋》一书,记载了生活教育行动讲师团十几年来的播陶足迹,而且每年都要增订再版重印,是一本在行动中传播行知思想的活教材。

陶研培训班是培育陶子的摇篮。2008年以来,在姚贤清、李伟峰、范敬贵三位民营企业家的大力支持下,先后建立了南京晓庄生活教育培训基地、浙江澳多奇农庄行知培训基地、崇明三民文化村行知培训基地。在三个培训基地举办了一百多期不同类型、不同规格的陶研班,培育了上万名陶研骨干,先后拥现出一大批学陶精英。昨天他们是学陶的学生,今天成了各地播陶的先生。

 

微信图片_20190417120804

 

阳春三月陶花开,行知思想放光彩。2019年3月17日,在泗阳众兴小学举办的“三生教育”陶研盛会刚刚闭幕,我又激情满怀,不顾劳累,把视野投向上海崇明区,策划将于四月中旬在崇明举办生态文化研修论坛的筹备工作。

我是崇明人,深爱我的故乡。在崇明举办陶研论坛,更有一种家乡情结。崇明岛是祖国第三宝岛,我爱祖国,我爱养育我成长为人民教师和行知思想传播人的家乡。崇明是我生命诞生的故乡,是养育我成长的摇篮。我爱崇明,我要让家乡陶花开得更鲜艳,生态教育特色品牌更出色,走出上海,走向全国。

我无比崇敬陶行知先生,四十年如一日,执著于行知思想的传播,陶研事业已经融入我的血液和生命。“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也是我的人生追求。传播行知思想,既面向全国,又情系家乡,热切期盼家乡迎来陶花盛开的春天。

回顾崇明陶研的快速发展,更是让我喜出望外,引以为自豪!

2013年10月17日,上海市崇明县陶行知研究会宣告成立。崇明县教育局局长王强担任首任会长,副局长王乃华担任常务副会长,崇明中学老校长董耀棠担任秘书长,各级各类学校都是县陶研会的常务理事长单位,这标志着陶行知教育思想融入主流教育,开启了崇明学陶的新局面。我作为传播行知思想的崇明人,无法形容内心的激动,做了一面锦旗赠送县陶研会,书写:“喜闻家乡教育气象新,庆贺崇明陶花遍地开”。如今的崇明,到处都是陶花盛开,让生态崇明更为美丽,让生态文化更有特色!

情系家乡陶研梦,走进崇明新晓庄。2013年10月,我去崇明参加“行知伴我成长”长三角陶研盛会,经崇明长江小学黄春荣校长的引见,结识了福建籍文化人范敬贵,他创办的崇明三民文化村和行知文化园让我惊喜。浓浓的故乡情,让我情系三民文化村。从此,我一直十分关注三民文化村的变化和发展,在这里建立了行知培训基地。农耕文化是根,行知文化是魂,新老崇明人,携手共树行知人。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每当我回到可受的家乡,踏上崇明的土地,我就感受到诗人艾青的乡土情怀,产生了记住乡愁的共鸣。

 

微信图片_20190417120809

 

文化是伟大的力量,我们要坚定文化自信。行知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行知人格的力量,生活教育的力量,爱满天下的力量,信仰的力量,行动的力量,汇成强大的时代正能量。
用心学陶,用情师陶,用行践陶,用智慧创陶,用信念播陶,这就是生活教育行动讲师团的信条。我们坚持传统承与创新相结合,与时俱进;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知行合一,教学做合一。以点带面,从面中找典型,坚持行知行。实践出真知,教育为人民。
问津教育三句话,看透教育一百年。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陶行知生活教育是影响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走向、扎根中国土壤的中国特色教育科学理论,学习、研究、实践行知思想是永恒的主题。陶行知教育思想的普及远远沒有完成,传播行知思想任重道远。

四十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对个人而言,乃是漫长的岁月、半生的经历。
喜看今日之中国教育大地,陶花盛开,陶树成林,陶果丰收,一批又一批学陶践陶先进单位、坚定走在行知路上的杰出校长和优秀陶子相继涌现。学陶师陶践陶活动蓬勃开展,方兴未艾,其中也有我的一份付出,感到莫大欣慰!

我的辛勤付出,得到了各级领导和广大陶友的认可。中陶会老会长方明先生为我题词:“行知精神,晓庄真传”、“陶行知教育思想传播人”,赞誉我是“中国播陶第一人”。这是对我的激励和鞭策,激励我在播陶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回忆往昔,四十年的播陶路上,有风有雨有坎坷,历经种种困难。但是,只要方向认定,脚跟站稳,坚守信仰,坚持行知行、学中干、干中学,边学、边干、边思、边悟,常学常新,与时俱进,就会让行知思想大放光芒。正如陶友给我的赠言:“待到陶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展望未来,我豪情满怀向前看。如今我已是年逾八旬的老人,但是行知精神给我力量,“陶研疗法”使我年轻,我的心态还是“80后”!

最后,即兴抒发我的陶研情怀:

学陶播陶四十载,风风雨雨总是晴。

生命不息征程远,只争朝夕不懈怠。

脚印丈量播陶路,携手走进新时代。

行知思想照千秋,展望未来更精彩!